观链采访:170个比特币交给别人打理是什么感受?

前天,我说了赵东欠微博上一个叫“吟啸徐行”的网友51个比特币。当天我联系上他,听他讲完了整个故事。

1

“吟啸徐行”我们叫T先生吧。

T先生生于1970年代,江苏人。

T先生90年代开始就一直在外资公司上班,后来跳到上海外企,两千零几年,在外企能拿到两三万的工资,当时算高收入。

2000年左右,上海房子还很便宜,以他的收入,买套房子,绝对供得起。即使到2010年,他也还能轻松买房,但当时觉得工作单位会变,买房子是固定的,每天花一两个小时在行程上,租房子反而更方便,就这样完美错过了后来上海房价的疯狂上涨。

T先生觉得自己性格内向,不善交流,职业生涯有毫无规划,缺乏对别人的影响力,缺乏领导力,遗憾自己没有在外企干到多高的职位。

2012年,T先生从上海外企离职,回到无锡,幸好当时考虑居住,还在无锡买了一套房,不然以后的日子,居无定所。

此后几年,跌跌撞撞,干过很多东西,后来在跨境电商行业,也赚到了点钱。

T先生一直有两大遗憾,一是自己不会投资理财,错过上海的房子;第二是性格内向,职业生涯没有规划好。后者已于事无补,投资这方面,T先生想尽办法弥补。

为投资,T先生还是折腾过一些东西,0405年,有点闲钱后T先生买过邮票,后来断断续续的炒过股。

12年从上海回到无锡,T先生手中有点钱,付了无锡的房子首付后,也只剩20来万了。15年,T先生预感到股市的牛市要来,把这20万投入到了股市。

T先生精心选中的,就一只股票,中信证券。存款投入了,跨境电商赚的钱也陆续投入,总共大概投入了40多万。

牛市中,券商是牛市中的龙头,中信证券涨得很好,几个月后,T先生投入的40多万,最高点变成了200万。

疯牛后必然回调,15年上半年的一天,千股跌停,T先生敏锐的感觉到,牛市结束了。他卖出了所有中信证券的股票,资金撤离了股市。

回头看,那次全身而退太正确了,后来是漫漫熊市,至今也解套无期。

最高点的200万,逃离时,已只有160多万了。从股市套现出来的钱,投资什么呢?T先生有些焦虑。

早在13年14年,T先生就已开始关注比特币。看了很多的比特币文章和信息,也关注了一些比特币行业大V,但有一点疑问,一直没想通:谁在为比特币的信用背书?

16年年初的某天,像顿悟一样,T先生突然想通了这个问题:比特币不需要任何人、任何国家信用背书,透明的程序让无数人相信它,就是最好的信用背书。价值是一个主观概念,不是一种客观存在的自然物。

70年代,T先生孩提时代,吃小笼包子2毛钱一两4个,5分钱一个,现在,小笼包子已经是1.5元一个,涨了30倍(现在已3元,涨了60倍)。

那时,T先生就认识到,各国法币的疯狂增发,谁都挡不住。增发是法币的宿命。

T先生做跨境电商,需要外币和人民币的相互兑换,限制很多。他想,通过比特币,换汇很省事,甚至都不需要兑换,因为比特币是全世界通用的。

并且,凭他在股市练就的周期思维,他隐约的感觉到,比特币的又一轮牛市,要来了。

2016年3,4月间,T先生花了50万,陆续续续买了不到200枚比特币,单枚成本2000多RMB。

买了后,16年比特币就慢慢涨,涨到2017年6月份之前,T先生从来没动过比特币。

如果不是因为赵东,也许就一直这样不动拿到了今天。

2

早在14年,T先生就在微博上认识了赵东。知道他经历经历过破产,又重新东山再起,也知道他破产后依然努力还账,很讲信用。

后头来看,赵东这种人设,就是一个圈套呀。

早在2014年,赵东就在微博上向大家借过钱。T先生从支付宝借过给他1万,赵东都按时还了本金和利息。利息具体多少现在已经忘了,但肯定比银行高一些。后来再借过5万给赵东,这次拖的时间长一点,从15年拖到了16年,最终赵东还是还了本金和利息。

那时赵东经常在微博上吹自己的OTC基金盈利怎样怎样,粉丝借钱给他的不少,T先生是其中之一。

T先生也从来没问过赵东利息怎样算,反正赵东给多少,他就拿多少。

通过这两次借钱,T先生对赵东有了一些信任。

2017年年初,比特币快到上一次的历史高点8000RMB时,赵东说还要成立新一轮的搬砖基金。

T先生投了70多个比特币给赵东的搬砖基金。

这个基金算份额,从1的净值开始增长,每个月都公布基金净值,可随时退出。中间T先生退出过两次,提现了30个比特币,很快到账。这让T先生对赵东更加放心了。

疯狂的17年和跌跌不休的18年,T先生都没找赵东赎回。赵东也每个月也及时更新基金净值,从1增长到了1.54。后来,基金的净值没再更新了,T先生还是没问过,选择了信任。

到了19年6月底,赵东清算了这个基金,算下来,赵东还欠T先生60多个比特币,别人的都结算了,只剩T先生和另外一个也投比特币的人,欠得比较多。赵东给T先生承诺,剩下的还会付利息,19年年底之前,欠的币都还给他。

后面几个月赵东还了两次,总共15个比特币,还剩51个比特币没还完。2020年2月,赵东就开始发微信不回,打电话不接,群里也消失了。

春节后,赵东又突然回T先生消息,在群里说话,吹牛说自己的人人比特开始盈利了。有了分红就可以给他们结账。

T先生和另外一位被拖欠的借款人,只好选择相信他。结果到了四五月份,一分钱欠款也没还。

搬砖基金是用来搬砖的,按道理,很难亏损。T先生认为,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赵东把钱挪用到了其他地方,还了账或爆仓了;第二是,赵东拿着他们的钱,起了歹心,有意不给他们。

17年94之后,赵东全家搬到了日本,在日本的新宿最市中心的地方,买了房子。赵东和老婆都在朋友圈秀过日本的大房子。

T先生数次想动身到日本寻找到赵东,无奈今年因新冠疫情,年初中日断航,不能成行。

今年5月底,赵东从日本回杭州,赵先生和几个借钱给赵东的币友,还准备到赵东上海的隔离酒店去找赵东。后来想,也许那次去了,剩下的比特币就要回来了。

赵东躲着不见T先生,哪知道,6月中旬,就被抓了。

T先生找人打听过,抓赵东的是杭州的刑侦大队,时间是6月24日前后,赵东回国两周之后。据说原因和洗钱有关。

T先生始终对赵东抱有幻想,留有面子,即使赵东进去了也没爆赵东的料。直到前几天,T先生发现,赵东的老婆已将自己拉黑。

T先生这才发了微博,揭穿赵东的骗子本质。

51个比特币呀,按9万一个算,460万。想到这个数字,就让人深深惋惜。

T先生还说,这还不是最惨的,更惨的是,T先生几乎把自己买的所有比特币,都给赵东了。

我在电话里,都能感觉到他的绝望。

他还参加了赵东的DCASH。

17年6月,比特币分叉之前,赵东起了个DCASH的基金名,总共募集了3000多个比特币。

最初dcash是准备发币的,后来因94禁止,无法发币,这3000多个币被拿去买币了。他当时公布的情况,投了小蚁,BNB,据他说,有180万个BNB,DCASH大赚。

现在回想,赵东在DCASH上设了很多陷阱,有意坑人钱财。赵东后来说,投资玉红的XMX归零了。19年投他的renrenbit,赵东荒唐的出了个规定,他要拿85%的代投费,就这样,DCASH的钱,都变成了他包包里的钱。

最初赵东在群里公布,他投了TNT,DCASH的归零了,投资者觉得这太莫名其妙,要求公布交易记录,赵东公布不出。大家在群里闹,后来赵东说还剩5000万U,按照比例结算,T先生分得27个比特币。

3

这样算下来,T先生总共在赵东那里,损失了124个比特币。这是一笔让人惋惜的巨款。

赵东进去了,T先生也没放弃追讨这些财产。他说这是他最后的财产,最后的机会。

这两年,T先生的跨境电商公司早就不挣钱,尤其是今年,还在亏钱。

生活中的他,也不如意。几年前,他就离了婚,孩子、房子都给了前妻,他和80多岁的母亲一起住。

母亲年龄大了,老生病跑医院,他们都舍不得打的,坐公交去,非常节约。

前两年,他想做大跨境电商,用母亲的房子,贷了一笔款,这两年是生意不好,全亏进去了。

花费很大,母亲生病要花钱,房子的贷款也得还,偏偏他现在不但不赚钱,还亏钱。

赵东欠他的比特币,是他最后的希望。

整个采访过程中,T先生一直在深深的自责中,他在不停的否定自己:在外企的职业生涯没规划好;不善投资,错过了上海房价;家庭孩子没处理好;没给过孩子母亲比特币,却转给了赵东一百多个比特币。

T先生说的每一词,都透露着浓浓的自责、忧伤与难过,说的每一段话,都像火车撵过胸口,让人觉得沉重。

4

后记

其实T先生很优秀,90年代能进外企,那会的外企,可是金饭碗,竞争非常激烈,可不是一般水平的人能够进的。他炒股不贪恋,准时在高点撤退,炒币又几乎能在最低点进入,堪称奇迹。

他说自己不擅长投资,其实他投资的成绩,已经好过99.9999%的人。

……

也许是在赵东那里上的124个比特币的当,打击了他的自信心。

但愿他早点要回属于自己的比特币,走出自我否定的低谷。

—-

编译者/作者:观链哥

玩币族申明:玩币族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族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