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鲁镇——奶文,我们是认真的!(38)

鲁镇人喝奶,那是不需要自己养牛的,每天睁开眼看看大佬的文章,一天的奶量也就够了,只是那热门旁淅淅沥沥的全是水渍,日久夜深,环绕着鲁镇居然形成了一道护城河。人都说这里易守难攻,傻瓜多多,自给自足。

鲁镇奶牛多多,护城河很深:

《西游之鲁镇——奶文,我们是认真的!(38)》

贫僧一大早出来化缘,倒看见大街上一处人山人海,好不热闹,这也就跟着人群凑凑热闹。“奇观,天大的奇观!这幼子党豢养多年的神兽它自己跑出来了!听说它一口奶走遍天下,当真是了不得!”

哪里有奶哪有我:

《西游之鲁镇——奶文,我们是认真的!(38)》

“可不是嘛,奶王都是蹭热点而已,别人是哪里不会点哪里,他们是哪个币热蹭哪个?”鲁镇的老韭菜显然对这神兽有点意见。

我不能酒后欺负一个寡妇:

《西游之鲁镇——奶文,我们是认真的!(38)》

“可不是嘛?听说奶了多年幼子党,现在喂不动了,它居然自己跳槽了,现在上了姨太的车,这一上去不得了,舔得车上满满的都是奶!据说这神兽走到哪里,哪里就奶香飘逸。”

我的舌头会让你爽的:

《西游之鲁镇——奶文,我们是认真的!(38)》

贫僧从来不信这种牛鬼蛇神的论调,嚷嚷着:“人是万物之灵,还有比人更懂拍马屁的?这位施主,玩笑可不能乱开,小心风大闪了舌头!”

谁知鲁镇人一脸的不服气:“和尚,你这话我可不爱听!鲁镇怪事多,你是不知道啊,每天就那么一小会,你往它身上吸一口奶就要付费2999!”

这么多人吃奶,管吃不管饱的:

《西游之鲁镇——奶文,我们是认真的!(38)》

“这玩意还玩包年的?不就一口奶的事吗?不过也不贵,一天一杯奶也就3块钱,包一年这波不亏!”

有这么好的奶源,要不号召赞助,一人一口奶就够了:

《西游之鲁镇——奶文,我们是认真的!(38)》

可旁边一人倒长吁短叹的:“有时候神兽奶量不足,你凑上去吸一口,有时候它还不乐意,甩你一个大嘴巴子,可他居然也有理:交了钱给你买个教训,算是币圈的第一课!”

《西游之鲁镇——奶文,我们是认真的!(38)》

懂了懂了:

《西游之鲁镇——奶文,我们是认真的!(38)》

“这不是耍流氓吗?恶意营销嘛。多少人喝了它那口毒奶倾家荡产的?可人家换个码头没事人一样!”鲁镇人摇摇头,可还是摆起了长队要喝它的奶。

突然,空气安静下来了,旁边不时有人怪叫:“神兽来了,抓紧排队付费了!2999包一年奶,这波不亏!”贫僧左瞅瞅,右看看,愣是没找到神兽,心中问好久久不能消除:“神兽在哪里?”

只要2999,大佬带你赚钱闯币圈

《西游之鲁镇——奶文,我们是认真的!(38)》

“你可知我是子辰,不是梓辰,奶中之王就是我!一群抖机灵的文盲,见了俺还不行礼?”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传来倒让贫僧打了个激灵!

奶中之王来了,跪了跪了:

《西游之鲁镇——奶文,我们是认真的!(38)》

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一头奶牛,贫僧百思不得其解,这就是所谓的幼子党神兽?怪不得奶量十足!装大尾巴狼是吧,贫僧也不怕,上来仔细端详,本来看它屁股浑圆,是要拍它马屁的,谁知没个轻重,倒让它满脸的不高兴。

不好意思,下手重了:

《西游之鲁镇——奶文,我们是认真的!(38)》

“毛手毛脚的,我是不接受批评,当然你拍马屁也不好使!制造争议才是最快也是最有效积累声望和抢夺流量的手段,可是我不屑为之!”子辰说得唾沫横飞:“到我这里惹我不高兴,我可是要发飙的哦!”

是这样发飙吗:

《西游之鲁镇——奶文,我们是认真的!(38)》

可贫僧还没来得及回嘴,眼见得如此张狂,倒有人出来说话了:“一个人如果内心坚定,认知充分,根本不会在意别人说了什么,连中性的评论都会跳,说明认知偏差和情绪不稳定!”

没想到这话倒对子辰刺激不小,一跳就是三尺高:“我记得你,你就是没见过世面,觉得公务员特牛逼的那个!”

世面就是石榴姐才是真正的女神:

《西游之鲁镇——奶文,我们是认真的!(38)》

那邓彼特一开始还好言相劝:“我只是说你不是公务人员,最多是非编人员,客观评论你都受不了,一味嘲笑别人,谢谢你让我认清了币圈的层次!”

没层次?抱歉,我们是有牌照的:

《西游之鲁镇——奶文,我们是认真的!(38)》

那神兽一看遇到这样一个怂包,跳起来就要张牙舞爪:“以后离我远点,知趣点,行吗?没别的意思,单纯就是看不起你!”

就看不起你,再说我扎你:

《西游之鲁镇——奶文,我们是认真的!(38)》

这下可好,倒激得泥人也有三分土性,本来想跟你讲理的,现在只好破口大骂:“装逼你个傻逼,出门鬼见愁!”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人。

这倒让子辰颇为得意,绕着地盘走了一圈,顺便撒了泡尿,翘起个二郎腿跟个大爷似的:“批判性思维?见鬼去吧!踩别人上位,我只能说你戏多,爱嚼舌根的小鬼,来咬我啊!”那睥睨天下的劲头倒让鲁镇的霹雳火——不上车恼了:

我的底盘听我的,你的地盘也要听我的:

《西游之鲁镇——奶文,我们是认真的!(38)》

“多几把脆弱加傻逼啊,不停强调不接受批评,爱信不信,小红圈2999,打钱就行,啥年代了,还一副我不要脸又怕别人喷我,我丑话说到前头,我不要脸,不许批评我,傻逼吧你。对于你这种,都是直接骂好吗?臭不要脸的!”

我吸的一口好奶,听我的:

《西游之鲁镇——奶文,我们是认真的!(38)》

一番攻势下来倒让子辰懵了,赶走了一个,没想到来了个更生猛的,抄起了家伙本来想火拼的,可一看来人气场不小,倒先怯了一阵,可也不能丢了面子:“人身攻击,举报你个暴力狂,人家好怕怕!”

憋着一口气,子辰眼看场面不对,准备收拾东西走人:“不奶了,不奶了,鲁镇人可太暴力了!”可还是有不长眼的冲上来了:“当初毒奶柚子的,害了多少人?”

子辰回头一看,这么个小蚱蜢也来蚍蜉憾大树,双眼倒冒出火来了:“怎么?你想救人吗?爷当初奶柚子,现在奶姨太,要的就是带单,咋啦?老子就这么干!”这人越骂越神气:

“有本事带人家发家致富再来逼逼!反正我是带不了,可是我一年收费2999!“子辰说到这拍拍肩膀:”交易不赚钱,照样能割韭菜!”

大家都忙着凑热闹的时候,马里奥已经嗅到了商机:”奶王都换车了?要真换了,就差不多可以挂个柚子买单了!“

”搞什么,这么无聊?一个人没脑子一群人跟着不带脑子?“台上的子辰咋咋呼呼的意难平,猛一听倒有人说起了正经事,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好,我帮你测试,柚子可以买了,铁底金刚底砖石底。“

可人家马里奥撇撇嘴:”反正都是亏,为什么不换个姿势亏?别人恐惧我贪婪,我就挂几个低价买单!“其实内心早乐开了花,你这奶王还不值几个柚子钱,可子辰自以为得计——终于忽悠了个人。一个基本的常识是自己卖了,反倒忽悠别人买入,这样的人不是蠢就是坏。

眼看得鲁镇人如此彪悍,子辰也不抱太大希望,索性自己喝起了奶,煞那间香飘十里,鲁镇人眼见得馋了:”这波不亏!一年365天,要说能天天喝上这样的奶,老有劲了!“拿起了钞票反倒自觉排起了长队。

香,太香了:

《西游之鲁镇——奶文,我们是认真的!(38)》

鲁镇的奶,那是要出口转内销的,从隔壁的微博买了原料,回头来了鲁镇加工一下,贴个牌就是一口好奶。只有自家人喝的奶,没有卖出去的奶,内循环,自产自销,再毒的奶,自己也要喝下去。

贫僧闲来无事,偶而翻开鲁镇的历史,这里面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奶文舔狗“的几个字,听人说,自打江笑儿来了鲁镇,每次这大官人有什么动态,鲁镇的大佬挖空了心思钻研,这里面的学问大着呢。听说大佬们每次落笔,屁股抬得老高,那姿势太美。

这说的是币圈吗?好像也不是?

—-

编译者/作者:大音希声

玩币族申明:玩币族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族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