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既非法定货币,也无法与法定货币进行兑换,无法作为虚拟财产受我国法律保护

admin 24℃ 0评论

来源 | 法律人说法律事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
“争议解决”投稿邮箱:attorney110@163.com 交流合作:微信号 lawstime



▲ 北京九稳律师事务所

裁判要旨:由于我国目前还没有法律对比特币的保护作出规定,因此还不能认可比特币为民法总则上的虚拟财产。比特币既非法定货币,亦无法与法定货币进行兑换,甚至无法作为虚拟财产受我国法律保护。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京0114民初22088号

原告:塔尺(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昌平区。

法定代表人:张昭晖,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汪文明,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原力科技(福建)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建瓯市城东工业园区。
法定代表人:陈锦辉,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翟玉梅,北京市京哲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塔尺(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塔尺公司)与被告原力科技(福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原力公司)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塔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昭晖、委托诉讼代理人汪文明,被告原力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翟玉梅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塔尺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直接运营经济损失3.62420168个比特币;2.判令被告返还多收取的电费及设备维修费45 173.35元;3.判令被告赔偿给原告造成的其他损失16 206元(包括运输费4700元和工作人员差旅费);4.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被告2019年5月21日签订了《设备托管协议》,约定由甲方原力公司为乙方塔尺公司的服务器设备提供托管服务,乙方向甲方支付设备托管电费0.24元/度。合同期限为2019年5月25日至2019年10月25日。在合同期间,被告未按照合同约定给原告全部托管设备上架稳定运行,只是将部分设备上架运行,且在2019年6月27日单方面终止合同,导致原告所有设备均停止运行,在此期间设备未全部运行给原告造成的直接损失经计算为3.62420168个 BTC(比特币)。被告单方终止合同后,其在给原告结算电费时,也未按照合同约定的0.24元/度进行结算,而是按照0.3元/度进行计算,为此多收取原告电费37 353.35 元。另,被告在未告知原告的情况下,以给原告维修设备为由,擅自收取原告设备维修费7820元。此外,被告突然临时单方解除合同,导致被告不得不临时前往四川合同履行地,另行寻找合作商,因此,增加了原告临时差旅费及运维费用共计16 206元。综上,被告在合同履行期间,未能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相应的合同义务,且擅自终止合同。被告的违约行为,给原告造成了极大的经济损失。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望判如所请。


原力公司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一、答辩人按合同约定将原告交付的设备全部上架运行,不存在原告所述部分设备未上架运行的情况。二、原告设备运行过程中,多台设备存在故障,答辩人明确告知原告设备故障并告知其维修费共计7820元,原告同意维修后,答辩人委托第三方进行的维修,并已垫付维修费7820元,该维修费从原告预付电费中予以扣除,剩余电费 17 490.93元,答辩人同意退还给原告。三、答辩人所在大数据中心主要靠水发电,今年4-6月木里河上游来水较少,处于干旱季度,未达到枯水期,电价为0.3744元/度,答辩人跟原告沟通协商优惠至0.3元/度,双方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根据电站的实际情况已变更电费价格,不存在多收取电费的情况。四、鉴于电站供电容量与天气、季节、上游来水等因素有关,具有高度不确定性,故双方签订的《设备托管协议》第七条明确约定,因自然灾害、电站行为等不可抗力因素造成不能履行合同的,可以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现电站处于干旱季度,连枯水期都未达到,电力不足,双方签订的《设备托管协议》无法履行,答辩人与原告终止双方的设备托管协议,答辩人不存在恶意违约行为,根据该条约定,答辩人享有免责权利,且原告主张的损失与本案无必然的关联性,无事实与法律依据。五、比特币是一种虚拟且依据特定算法,通过大量的计算在互联网上挖矿而来,比特币总量非常有限,具有极强的稀缺性,比特币的挖掘具有非常大的不确定性,原告要求答辩人赔偿其 3.62420168个比特币没有任何事实与法律依据,且比特币为虚拟货币,我国明令禁止虚拟货币的流通,其不具有法偿性和强制性,原告的该项诉请无法履行且无任何事实与法律依据,请法院依法驳回其诉请。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对证据进行了质证,对于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9年5月21日,原力公司(甲方)与塔尺公司(乙方)签订《设备托管协议》,约定乙方将其所有的设备托管于甲方机房内,甲方负责为乙方的设备提供运行场地、电力配套、宽带网络配套管理并协助甲方或厂家进行故障的排查和维修等托管服务。甲方应在收到乙方设备后的2个工作日内保证设备的正常稳定运行,达到乙方签订本合同的目的,若未在收到乙方设备后的2个工作日内完成所有设备的稳定运行,甲方应按(参照鱼池www.f2pool.com)设备前一日的日均收益表对乙方进行数字货币的赔偿。甲方应保证乙方设备在合同履行期间的正常稳定(24小时*托管日)不间断运行,甲方因非不可抗力因素造成乙方设备停机或故障,应按(参照鱼池www.f2pool.com)设备前一日收益表对乙方进行数字货币的赔偿,赔偿以小时为单位,不足一小时按一小时计算。设备托管电费0.24元/度(2019年5月25日~2019年10月25日期间);一次性设备上架费3元/台,到期后设备下架费1元/台。预估单台月结托管电费0.24*1.3*24*30*1.015=228元(2019年5月25日~2019年10月25日),托管数量555台,预估月结托管电费合计126 540元整(2019年5月25日~2019年10月25日)。乙方于合同签订当日支付项目定金,定金数额为15天的托管电费,机器到场后该费用转入预付电费,作为托管电费结算。乙方机器到场上架完毕后,须再支付15天托管电费,乙方支付完毕上述30天托管电费后该合同生效。服务起始日以乙方设备入场后,甲方收到乙方支付的上述费用为准。甲乙双方合作期限2019年5月25日至2019年10月25日止。因自然灾害,政府行为和电站行为或社会事件等不可抗力因素造成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协议还约定了其他权利义务内容。


协议签订后,塔尺公司陈述其于2019年5月25日将设备送至运行场地,并按照约定预付126 540元的费用,但原力公司于同年5月30日将部分设备才上线运行;2019年6月27日,原力公司单方面提出终止协议,同年6月29日设备被下架。原力公司陈述塔尺公司的设备于2019年5月29日送至运行场地,2019年5月30日上架,后因干旱导致电站供电不足,合同无法继续履行,故于2019年6月27日原力公司提出终止合同,当日将设备下架。2019年6月29日,塔尺公司将所有设备运至其他场地,并支付运输费用4700元。另外,塔尺公司提交租车费发票、加油费发票、住宿费发票、机票,主张在合同解除后其公司工作人员前往设备所在地处理后续事宜所支出的费用应由原力公司负担。原力公司对该项证据不予认可,认为无法证明与本案的直接关联性。


关于合同终止的原因,原力公司提交《长柏电站云计算数据中心项目协议》、《木里县数据中心招商业务代理合作协议》、《关于沙湾电站2019年5月-6月来水较少的证明》,证明其因电站原因导致供电不足从而无法继续履行与塔尺公司的合同。塔尺公司对原力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均不予认可。塔尺公司提交微信记录,显示2019年6月27日,塔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昭晖与原力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锦辉对话如下:张昭晖陈述:“陈总,你答应我的事情没做”;陈锦辉陈述:“抱歉,我们终止合同吧。由您在群里说。”;张昭晖陈述:“你们运维做不到为什么让我们发设备过去呢?”、“你的难处是什么?”、“你说了不算吗?”;陈锦辉陈述:“各种原因,无法解释。您看一下,我推几个矿场主给您认识”……陈锦辉陈述:“我们要安排下架了,您说一下终止合同吧。”;张昭晖陈述:“我给你电话”、“是电费的原因吗”、“咱们商量一下”、“怎么也得把这个月跑完吧,我联系一下同行吧”、“你们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电不够还是价格?或者运维人员不够,咱们都可以解决啊”、“不沟通我怎么知道你们那的难点在哪里?”;陈锦辉陈述:“难点解决不了的。抱歉”;张昭晖陈述:“不要下架”、“我们自己去拉”、“我们有车”;陈锦辉陈述:“那我安排到仓库”……陈锦辉陈述:“张总,下次有机会我去北京找您亲自赔罪”……塔尺公司另提交录音,证明原力公司陈锦辉陈述系因其自身公司的设备到达,没有多余的地方安置从而将塔尺公司的设备下架。塔尺公司对该份录音不予认可。


关于电费,2019年6月30日,原力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锦辉通过微信向塔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昭晖发送一份名为“许辉下架电费结算”的Excel文件,显示:(1)塔尺公司预付电费金额为126 540元;(2)塔尺公司设备总的低压用电量为 326 148度;(3)按照基础电价0.3元/度、线损比例1.015计算,应收电费为326148度*0.3元/度*1.015=99312.07元;(4)上架费1917元、维修费7820元,因此退还塔尺公司的金额为126 540元-应付电费99312.07元-上架费1917元-维修费7820元=17 490.93元。关于此份结算文件,塔尺公司认可收到,但不同意基础电价按照0.3元/度计算,认为应当按照协议约定的0.24元/度计算,且不同意支付维修费7820元,故原力公司应当退还的金额为126 540元-应付电费(326148度*0.24元/度*1.015=79449.65元)-上架费1917元=45 173.35元。关于基础电价变更为0.3元/度,原力公司提交微信记录,其中显示2019年6月13日左右,原力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锦辉在“木里合作”微信群中陈述:“还有个事情,木里大旱,都没有水。现在按照平水价格算钱”;塔尺公司的工作人员许辉陈述:“不是签的丰水吗”;陈锦辉陈述:“丰水看天,我说过的”;微信名为“塔尺科技summer”陈述:“我电话你”……塔尺公司认可该份微信记录的真实性,但认为不能证明其公司同意对基础电价的调整。


关于维修费,原力公司提交以下证据:1.维修明细,明细上无任何单位盖章;2.支付记录,显示陈锦辉于2019年6月25日向马朝阳支付7820元;3.微信聊天记录,显示双方公司的工作人员在“木里合作”微信群中多次提及设备掉线事宜,其中,2019年6月22日,陈锦辉将维修明细发送至该聊天群中,并陈述:“是你们机器中毒”、“明天我安排人上来批量杀毒”;2019年6月23日,塔尺公司的工作人员陈述:“前天跟我说昨天安排人上来批量杀毒的啊?昨天说今天?今天什么时候能解决?”、“尽快解决问题啊、所有的都稳定运行啥事儿都没有了”、“今天安排人来杀毒了吗”;之后陈锦辉陈述:“7820元”、“维修费”;后塔尺公司工作人员陈述:“修好我们所有的都满算力了吗?”;之后双方的聊天记录仍然显示存在掉线情况。


上述事实,有《设备托管协议》、微信聊天记录、《长柏电站云计算数据中心项目协议》、《木里县数据中心招商业务代理合作协议》、《关于沙湾电站2019年5月-6月来水较少的证明》、维修清单、支付记录、结算单、交通费发票、住宿费发票、加油费发票、机票等证据以及当事人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塔尺公司与原力公司之间签订的《设备托管协议》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2019年6月27日,原力公司单方面提出终止合同,塔尺公司当庭予以认可双方合同于当日解除。关于合同解除的原因,原力公司辩称系因电力不足造成合同无法履行,应当属于不可抗力。但根据双方的微信记录显示,原力公司在提出终止合同时并未提及该原因,因此本院对于原力公司的抗辩意见不予采信。综上,本院确认双方签订的《设备托管协议》已于2019年6月27日解除,且原力公司对于合同的解除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关于塔尺公司主张原力公司应当返还的费用,原力公司辩称双方在合同签订后就电费单价已经达成新的合意,但其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塔尺公司认可将电费单价调整至0.3元/度,因此对原力公司的该项抗辩意见本院不予认可,电费单价仍应按照合同约定的0.24元/度进行计算。关于原力公司主张扣除的维修费,首先,根据双方的微信聊天记录,塔尺公司的设备进入原力公司后,双方一直就故障排查问题进行沟通,就故障原因双方并未形成一致性意见;其次,原力公司并未提交维修合同以及双方确认的维修明细,且其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已经实际进行维修以及维修结果,因此就原力公司主张扣除维修费7820元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综上所述,塔尺公司主张原力公司应当退还的费用共计45173.35元,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塔尺公司主张的其他损失16 206元,首先,关于设备运输费4700元,系原力公司违约解除合同后产生的直接损失,应由违约方原力公司承担,本院予以支持。其次,关于工作人员的差旅费,塔尺公司提交的证据无法显示与本案的关联性,但考虑到该项损失客观存在,本院对该项损失予以酌定为8000元。


关于原力公司主张的比特币是否能够作为损失予以赔偿,本院认为,首先,比特币是一种虚拟商品,并非法定货币。2013年12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发布的《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和2017年9月4日由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均指出,虽然比特币被称为“货币”,但由于其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从性质上看,比特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其次,在我国现行监管体制下,比特币无法与法定货币进行兑换。《公告》指出,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各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直接或间接为代币发行融资和“虚拟货币”提供账户开立、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产品或服务,不得承保与代币和“虚拟货币”相关的保险业务或将代币和“虚拟货币”纳入保险责任范围。再次,比特币不能被认定为受我国法律保护的虚拟财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由此可以看出,民法总则将虚拟财产的具体保护措施交给了其他法律来规定,且必须有法律作出规定。由于我国目前还没有法律对比特币的保护作出规定,因此还不能认可比特币为民法总则上的虚拟财产。综上所述,比特币既非法定货币,亦无法与法定货币进行兑换,甚至无法作为虚拟财产受我国法律保护。故塔尺公司要求原力公司赔偿比特币,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力科技(福建)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返还塔尺(北京)科技有限公司45 173.35元;


二、原力科技(福建)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赔偿塔尺(北京)科技有限公司12 700元;


三、驳回塔尺(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334元,由原力科技(福建)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傅 静

人 民 陪 审 员:许顺新

人 民 陪 审 员:张 健

二O二O年十月二十九日

法 官 助 理:方 冲

书 记 员:刘志明


点击下面图片可进入小程序进行咨询

新书推荐 ↓↓↓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争议解决

转载请注明:每日区块链-火币-OKEX-币安-比特币 » 比特币既非法定货币,也无法与法定货币进行兑换,无法作为虚拟财产受我国法律保护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