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鲁镇——撸币经济学?(41)

以前的鲁镇都是中间商赚差价的,后来轱辘眼瞅着要玩成资金盘的模式,忍痛砍掉了人民币玩家,形成了出币——撸币的内循环经济。失去了金融属性的,币价自然哗啦啦的下滑。这是改革的代价,很可惜的是这个代价承受的大头是鲁镇的投资者。

写文的不赚钱,买币的不赚钱,卖币的赚大钱了:

《西游之鲁镇——撸币经济学?(41)》

我改革,你亏钱后还得留下来给我打工:

《西游之鲁镇——撸币经济学?(41)》

当然,鲁镇大佬是做不了精细活的,也就每天到隔壁的微博、推特、微信截图来撸币,干着这点出口转内销的生意,有时候圈子外一件凶杀案也因为被杀者是名矿工而上了鲁镇的头条。

改来改去,厂家直销没戏,还是信息的中间商赚走了差价:

《西游之鲁镇——撸币经济学?(41)》

很少有人能想到只要掏上二十几块钱上淘宝买上一本毛选,一年四季更文的题材都是现成的。

一部毛选闯天下,撸币到哪都不怕:

《西游之鲁镇——撸币经济学?(41)》

敌进我退?三进三出打游击,我和监管躲猫猫!

游击战变身运动战,交易所最终的选择都是国外?

为什么炒币的都是中国人?

一群国人冒充外国人说英语骗中国人,这是一个魔幻的世界?

缺了中国的韭菜,这饭吃着就不香?

美国监管没崩,天朝监管就坏?如何走有特色的社会主义炒币之路?

鲁镇要走向共同富裕?轱辘读懂了毛选成了币圈鲁正义?

……

没有多少人愿意买币,自然大佬们也没兴趣花钱去买本书来看,只能日复一日像只跟屁虫一样,隔壁大V说多少话,鹦鹉学舌般地在跟后面复读一遍,低成本作恶的背后本身是不值钱的时间。

复读机是鲁镇最好的生产工具:

《西游之鲁镇——撸币经济学?(41)》

鲁镇大佬每天拿着骰子往上面就这么一抛,能走几步是几步。可就算是这样的囫囵了事,居然也走出了一条路。

蒙眼狂奔,总有一条路是对的,而那条路最终成为大佬们共同的选择:

《西游之鲁镇——撸币经济学?(41)》

贫僧啃着个馒头正在四处化缘,可突然一阵阴风袭来,倒有一群乞丐嚷嚷着要散伙:“不玩了,跟着你们爷子党混早晚得玩完!”

“不要走!Ap又发币了,这一整套系统循环下来,人民币玩家来了他就出不去了!价值也就被捕获了!”爷子党极力挽留出走的人。

价值来源就是绕晕你实现财富转移:

《西游之鲁镇——撸币经济学?(41)》

可在旁边看热闹的马里奥忍不住笑了:“Ap上辈子一定是穷人,不然怎么会把发币致富这个理念贯彻到底?”

发币是解决问题的最快途径:

《西游之鲁镇——撸币经济学?(41)》

这要放在以前,几个人非联手起来把马里奥给揍一顿不可,可现在币价跌成屎,几个人夹着尾巴准备走人。

涨了就叫嚣,跌了就没个样子:

《西游之鲁镇——撸币经济学?(41)》

“流动性挖矿很热,据说早期的玩家一个晚上就收回了成本,剩下的都是利润了。”正好几个路人经过随口就这么一说。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爷子党正愁没处讨生活,也就背上了行囊上了集市。可没想到的是,集市的热门开始出现星星点点挖矿的声音了:

你不挖,我不挖,挖矿利润谁来抓?

当你还在锁币点赞的时候,我已经提币走人,做市才是暴富之路!

三年十万倍,我是最快的刀?

当你不知道利润的来源,你就是被撸的那只羊?

去中心化注定改变世界,你确定不参与这场伟大的游戏?

这语气、这文风,活脱脱的带路党,爷子党的老同志一看,相见无言泪千行,双眼泪水止不住往下流:“又找到组织了!现在谈挖矿的还是以前奶爷子的那些人!”原来,爷子党大佬眼瞅着形势不对,暗地里改弦易辙,奶上了后来的挖矿新潮流。

大佬就是大佬,变脸之快简直辣眼睛:

《西游之鲁镇——撸币经济学?(41)》

一直在路上,从不错过任何一个热点,鲁镇大佬的撸币之路就是这么地一往无前!而韭菜的记忆不过是循环往复地亏钱罢了。很快地,爷子党人振臂一呼,挖矿事业在鲁镇以星火之势燎原。鲁镇人一看到别人发大财,他就不淡定了。乞丐很少会嫉妒富人,可是他会给比他混得好的同行下绊子。

哪里热门蹭哪里,韭菜何苦为难韭菜:

《西游之鲁镇——撸币经济学?(41)》

一来二去,整个鲁镇的热门全是挖矿的时候,蠢蠢欲动的鲁镇人开始提币了,这时候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想:流动性挖矿是区块链伟大的创新,中心化交易所要完蛋了,这是我的使命,历史是由无数的小人物造就的,而我是其中的一份子。

你挖你的矿,我卖我的币,我们都有美好的未来:

《西游之鲁镇——撸币经济学?(41)》

远离鲁镇的热门,你能避开币圈95%的坑。当鲁镇最后一批傻瓜受不住诱惑了,解锁来做市的时候,挖矿的收益也就在那么几天里一路暴跌,以至于连20%的都保不住,更可怕的是,做市的标的也顺便打了骨灰折。这个时候,聪明人已经率先脱身,鲁镇大佬永远走在揭露骗局的前面,正如他们也一直在还不是骗局的时候参与。

只要我跑得够快,谁也割不到我:

《西游之鲁镇——撸币经济学?(41)》

“十个锅瓢七个盖,德妃崩盘是早晚的事!”

“从来没有所谓的技术创新,币圈就是比谁跑得快!”

“谁来救救挖矿?不!我还是选择回来点赞!”

“所有德妃赚的钱,最终都要回流比特币!”

痛打落水狗一向是鲁镇的传统,一窝蜂的鲁镇大佬的风向神奇地绕弯了。撸币之路就是一开始的奶,后面使劲吹,再到后来币价跌了就拼命黑,接着,换辆车又开始新一轮的循环。

接化发,一套功夫下来,四两拨千斤:

《西游之鲁镇——撸币经济学?(41)》

“比特币14000刀只是起点,牛市来了,盯住姨太、忘掉柚子和德妃!”大鱼声嘶力竭。

“躺着赚钱不好吗?牛市不言顶,国人预测3万刀?清大北大不如胆子大,人家外国佬不到10万刀不走人!”锅内的海子开始畅想暴富。

市场上,风景这里独好,比特币涨了,所有人都是大神。可是只要一跌得狠了,这些人都会跳出来喊:“牛市见顶了!来来来,一起做空,让你的钱袋子鼓起来!”任何时候,鲁镇大佬都是对的。

对,你说的都对:

《西游之鲁镇——撸币经济学?(41)》

韭菜的记忆不过是5秒钟,大佬的预测不过是几分钟的事。可是日复一日的撸币,才是最稳妥的赚钱之道!

变脸可是门好手艺,真功夫快乐撸币:

《西游之鲁镇——撸币经济学?(41)》

这说的是币圈吗?好像也不是?

—-

编译者/作者:大音希声

玩币族申明:玩币族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族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