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NFT:看不懂的艺术收藏与投资新神话

admin 7℃ 0评论

有认为,如果按照NFT未来可以占到虚拟货币总市值的5%-10%计算,NFT市场规模可达3000亿美元左右。 


2021年3月12日,世界著名艺术品拍卖行之一佳士得以6900万美元的落槌价拍出Beeple加密艺术画作——“Everydays:TheFirst 5000Days”,不仅让Beeple一举创下在世艺术家成交作品第三高价纪录,且刷新了数码艺术品拍卖以及网上专场拍品最高成交价等纪录。


币圈为之欢腾,在不少人眼中,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彻底破圈了。

但在一些人眼中,NFT只是半出圈,距离真正的出圈还很远,因为天价拍下Beeple作品的依旧是币圈人,天价的噱头下,大多数圈外人对NFT远称不上了解。


认识NFT,需要有点想象力

某种程度上来说,NFT和几年前风靡一时却又迅速被清理的ICO有些渊源。


区块链中,最早出现的比特币解决了在去中心化的网络里公开记账的问题,这也给了后人以启发。以太坊在比特币的基础上,试图解决应用程序在去中心化的网络上运行的问题,开发商不用建立一个新的区块链,依附以太坊发布的token(代币),就可以创建任意的智能合约。


代币之中又可分为同质化和非同质化两种。同质化代币,即FT(Fungible Token),互相可以替代、可接近无限拆分的token。法定货币就是同质化货币,每个人手里的100元面值的人民币都是一样的。如果提前把token预售给投资者和投机者,这就是ICO。


于是在2017年,加密货币世界上演了历史上最疯狂的时刻——ICO浪潮。无数人和团队涌入加密货币领域,但多数入局者都只是发币,拉盘,割韭菜然后一走了之,也因此,我国监管在2017年中将其全面叫停。


与此同时,也有人选择了另一条赛道——去中心化应用赛道,或者说NFT。Dapper Labs创始人Roham Gharegozlou与合伙人开始了以太坊网络部署智能合约来开发应用的研究,并于2017年底上线加密猫(CryptoKitties)。这款建立在以太坊上的游戏允许玩家驯养、交易形态各异的猫咪,每只猫又都是独一无二的。最火爆的时候,整个以太网的网络甚至都因为这款游戏崩溃,直到游戏团队将猫咪的繁育费用翻了番——同年12月,最贵的一只猫以246.9255以太币成功出售,折合约12万美元。



但在一些人眼中,NFT只是半出圈,距离真正的出圈还很远,因为天价拍下Beeple作品的依旧是币圈人。视觉中国


BlockVita创始人孙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NFT就是在网络空间里面的划片而已,通过以太坊的NFT标准将其标记,但是因为以太坊的性能有限,加密猫的可玩性很难扩展。这个游戏并没有复杂的对战玩法,只有一个基本玩法——繁殖,有两只猫可以生一只新猫。这个游戏虽然简陋,但它在币圈引爆了大家的各种想象,其最大意义在于验证了在区块链网络上真的能跑程序了。


Roham也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实世界中的大多数资产都是非同质化的,它们对于其拥有者来说都是唯一、独立且私有的。只有钱和其他一些商品是同质化的。不管我们聊到艺术品、不动产还是游戏内资产,大家最青睐的还是非同质化的资产。所以推出加密猫的目的其实就是对NFT概念的论证,为了证明区块链可以在去中心化金融领域之外进行应用。


此时再来理解NFT的概念就容易了很多,NFT是唯一的、不可拆分的token,如加密猫,不同于一个比特币可以拆分成多个,每只加密猫都不同,且一只加密猫就是最小单位不可拆分。相较于FT,NFT的关键创新之处在于提供了一种标记原生数字资产所有权(即存在于数字世界,或发源于数字世界的资产)的方法,且该所有权可以存在于中心化服务或中心化库之外。换言之,NFT其实就是发行在区块链上的数字资产,这个资产可以是游戏道具、数字艺术品、门票等,并且具有唯一性和不可复制性。由于NFT具备天然的收藏属性和便于交易,加密艺术家们可以利用NFT创造出独一无二的数字艺术品。


也由此,NFT正式开始了充满想象力的探索发展。


NFT有多热?

不可否认,NFT截至目前依然是一个小众市场,但这个市场正在以飞速向前发展。如果说Beeple的“Everydays:TheFirst 5000Days”让人看到了这一市场高端玩家的上限,NBA Top Shot则让我们看到NFT在大众玩家中的市场潜力。


NBA Top Shot是由加密猫(CryptoKitties)团队Dapper Labs与NBA官方合作开发的基于区块链的NBA数字收藏品平台,这款篮球主题的NFT游戏,能够将每一个赛场上的巅峰时刻通过一个流畅的小视频包的形式呈现。用户在该游戏中可以兑换、收集和交易自己喜爱球星的NFT卡。简单理解,NBA TOP Shot是传统实物球星卡的链上版。它们只存在于区块链上,利用密码技术保存,所以它们无法伪造并且可以随时鉴定。


每张球员卡都是具有稀缺性的NFT收藏品,除了图片和文字以外,NBA Top Shot的球员卡还包含一段特定的精彩时刻,这个精彩时刻和对应的球星封面以及比赛场次和结果以及球员赛季场均数据等信息一起,构成了一个完整的NFT资产。


据介绍,NFT收藏品只是游戏的一个方面,游戏还提供展示收藏品的机会。玩家还可以组建球队进行一对一挑战。这些NFT球员卡也可以打包出售,目前勒布朗·詹姆斯的球员卡以20.8万美元报价刷新最高成交价。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NBA Top Shot于2020年8月开启公测,截至4月9日,短短8个月左右,据NFT收藏品数据统计网站CryptoSlam数据显示,NBA Top Shot二级市场交易金额近5亿美元,拥有者超35万人,单日交易额达1145万美元。这也是目前NFT交易量最大的产品,位列第二位的则是加密猫,其成交额在2.08亿美元左右。


为什么这些可以在视频网站或者社交网站上看到或者保存的“时刻”会如此火爆,且可能被卖出几十万美元的高价?


某NFT球员卡收藏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因为NBA Top Shot盲盒的玩法,收集和转售卡包的过程让人上瘾。你能迅速地买下一张NFT卡片,并让它升值,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而影响交易价值的核心不是“时刻”本身,而是代表其所有权的数字代币。


他告诉记者,如果在网上搜蒙娜丽莎,可以找到数百万幅画质不一的图片,虽然我们可以保存最喜欢的一张把它打印出来,挂在墙上,但你并没有真正拥有它,因为原版作品仍在巴黎。而数字化则让NBA授权的原版视频的所有权就在你手上。这就是球星卡的价值所在,也是其他NFT资产的价值所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中获悉,对绝大多数投资者或收藏家来说,球星卡的投资回报可观,尤其在平台注册初期,得到“时刻”卡包并不困难——在2月初,类似“T.J.麦克康奈尔的助攻”和“杰拉米·格兰特的扣篮”只要3到4美元的价格,而像“多诺万·米切尔的助攻”甚至在一段时间里都是免费的。随着用户的疯狂涌入,球星卡的价格也开始水涨船高,“麦康纳尔的助攻”很快涨至100美元,“米切尔的助攻”甚至涨到了1000美元。不要说像勒布朗·詹姆斯、卢卡·东契奇等大牌球星的经典“时刻”,几乎都在很短的时间里翻了3-10倍,乃至数十倍。


这些虚拟“时刻”在交易市场上的疯狂增值,让开发者Dapper Labs和授权这些比赛视频的NBA联盟赚得盆满钵满。据了解,目前这些卡包的销售和交易,每一笔都要收取5%的手续费,并按照一个未公开的比例分配给Dapper Labs、NBA联盟、NBA球员工会和其余的投资者。


根据官方数据统计,按照目前的交易水平,NBA Top Shot在一年内可以产生约170亿美元的交易额,按照5%的比例意味着经营者和投资者将分得8.5亿美元。


伴随着NBA Top Shot的走红,承载其的公链Flow的代币也水涨船高,从今年1月27日的1.39美元一度涨至最高12.12美元,涨幅高达871%。


从资本角度看,这一项目也正被资本和诸多篮球名人看好。据媒体报道,3月30日, Dapper Labs在最新一轮融资中募得3.05亿美元,领投方为专注于技术领域的投资公司Coatue,包括迈克尔·乔丹在内的多名NBA现役和退役球员也参与了融资。


在NFT投资者看来,NBA Top Shot构建了一种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新的映射和商业模式,它的成功也许会加速推进NFT在其他领域得到应用。


价值还是泡沫?

Beeple的天价加密艺术品成交在促成NFT出圈的同时,也让不少人开始担忧,这些风头正劲的NFT物品或艺术品,真的拥有这么巨大的价值吗?


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已经是行业里比较激进的且比较有研究的了,但这次Beeple的作品可以6900万美元成交还是让我跌破眼镜,没有想到。但从NFT艺术品投资来说,我认为其有三方面的价值,是值得投资的。”

第一是资产配置。作为早期的虚拟货币从业者,很多人见证乃至塑造了数字货币行业,对未来行业的发展方向、体量、规模都有一定的认知,我们认为未来虚拟货币行业必然会诞生十亿、百亿级别的亿万富豪。但是虚拟货币资产和其他资产有所不同,一方面,不同于黄金、白银、股票都比较容易套现,虚拟货币的套现相对较难,就算能也可能有较高的税费;另一方面,很多人持有虚拟货币资产是币本位的思想,他们不舍得卖币。那么这部分人就在未来面临着资产配置的问题,艺术资产则是一个很好的进行资产配置的类别。


第二是艺术品的身份价值。举例来说,如果公司经营失败,但你持有莫奈或者毕加索的艺术品,至今仍然是一件非常有身份的事情,加密艺术也一样。虚拟货币行业的群体普遍有一种身份焦虑感,这个行业发展太快,很多人在短短几年间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身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此时很多人会存在身份焦虑感,去思考我是谁、存在有什么意义这样的问题,希望用虚拟货币做一点更有意义的事情。这种身份焦虑感开始让他们有表达的欲望,这种焦虑感可以通过收藏艺术品得到缓解,同时加密艺术又有很强的社交属性。除了单品,加密艺术品很多是多版限量,一件艺术品可以分成多份并有编号,如果持有某个艺术家的作品,其他人也持有,双方就形成了在这件收藏上共同的社会关系关联,形成潜在的收藏社会网络。


第三是非常重要的艺术史地位。曹寅认为,人类刚刚结束了艺术失落的20年,传统艺术在我们社会发生翻天覆地数字化迁移变化的20年间是缺位的,在全球艺术品拍卖价格前100名的,在Beeple之前从没有一件数字艺术品,社会主流和精英艺术家不认可数字化的设计、电影、游戏等等其实也是艺术,这些数字艺术或许存在,但很难对其进行交易和拍卖,也就没有价格。NFT的出现让原来被忽视的数字艺术有了介质,因此弥补了过去20年的缺失,才得以被市场迅速认可。


在曹寅看来,对一些精英艺术家来说,他们追求真善美、真情实感、内在的外化都很好,但这些反映时事,贴近时代脉搏,也是能打动80、90乃至00后一代的艺术作品,比如在去年美国警察暴力执法事件后,第二天就有加密艺术家创作的好几幅作品问世,也拍出了当时来看比较高的价格。加密艺术或者说整个数字创作的特点之一就是有即时性,社会恨什么爱什么,可以非常快地反映出来,而这样的作品在现当代的艺术拍卖行业里面缺位。


德鼎创新管理合伙人王岳华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的确不论是实体的还是数字化的图片、音乐、视频等等都可以很轻易地被复制,但如果没有拥有它的所有权,就不能声称它属于你。为什么有人愿意为了所有权买单,通俗理解它或许有一点像虚荣感但不完全相同,就像有人一定要买正版名牌包不买仿造品,加密艺术品的投资价值在于是否有群体认可并愿意收藏它。就像NBA Top Shot,它的收藏价值和投资价值都来自于粉丝对它的追捧和喜爱。

“无论是数十万美金的NBA Top Shot还是Beeple的‘Everydays:TheFirst 5000Days’,它们是不是真的值那么多钱?这件事其实没有理论基础,也很难科学验证。我们只能说交易真实发生了,所以存在了这一交易记录。但如果未来这一作品再出售,价格是上升还是下降,结果是未知的。较为理性的判断应该是,现阶段这些作品有群体愿意花这个代价收藏它,但这些超高价的成交现象很可能是短暂和不可持续的,这种交易行为更像是在一个小圈子里面对特定收藏品的价值传递,并不真正具有普世基础的投资价值。”王岳华称。


FTX与Alameda Research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am Bankman-Fried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说实话,有价值的既不是技术,也不是艺术。相反,我认为吸引力一般来自于各种动量效应,尤其是通过社交媒体:看到某样东西人气上升,就会想要拥有它。


换言之,这种来自于情绪的动量效应,加速了NFT泡沫的堆积。只是对于乐观的投资人来说,这种泡沫是必然的,也是他们乐见的。


王岳华指出,目前市场泡沫确实较大,且现在已经过了早入局的时点,今天我们听到的优秀项目两年前就在做了。所以现在入局必须谨慎。客观来说,这是一个小众风口,而且很热,但也必须足够谨慎,泡沫必然也必须存在,如何在泡沫消下去之后还能生存下去,就取决于投资人的眼光了。


未必跨得过的投资门槛

面对早入局的NFT投资者数十倍乃至百倍的回报,不少投资人蠢蠢欲动。但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中,几乎每一位从业者都提及了这是一个投资门槛极高的行业,与其存在的巨大风险。


目前主流投资NFT主要有两个方向,一是投资单品,二是投资项目和平台。

曹寅直言,投资NFT门槛极高,正因为所有人都可以创作,所有人都可以收藏和交易,门槛才更高。如果没有经过长期研究、关注加密艺术行业,现在不要购买,因为很可能会血本无归。现在的加密艺术跟早期已经不一样了,现在的加密艺术光是平台就十七八个。艺术家就更多,甚至人人皆是艺术家,任何人在加密艺术空间里面都可以发行作品,做成一个NFT,美的、丑的都有。甚至有些人还剽窃,剽窃别人的图像元素、剽窃别人的立意、剽窃别人的概念。只有非常少的艺术家和艺术品有投资价值,但现在绝大部分加密艺术品价格虚高乃至没有价值。现在来看加密艺术投资,如果没有对市场的研究,那就需要真的很喜欢不计回报。如果这两种因素都没有,那建议大家不要接触加密艺术单品,而是去研究加密艺术的发行平台。


而对于加密艺术平台的投资,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遍地是黄金”的时代也已不再。

王岳华表示,通证(token)项目的投资与传统股权项目逻辑差异很大,通证经济是一种创新的商业范式,在这个生态里面没有所谓的纯投资人或纯消费者,因为消费者要在这个生态里面参与,就要拥有它的通证,但买了通证就变成了投资人的身份,所以每个参与者的身份都是多元的,是利益相关者。作为专业的投资机构,投资通证项目一看创新性,二看基于通证经济的商业形态能否延伸出更多商业价值,不见得是单纯的收入和利润,而是整个社区的生态价值。因此,如果对行业缺乏研究,单纯以股权投资的心态投资通证项目,可能会有巨大的风险。


区块链孵化机构不空创始人Daniel Chen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本来艺术收藏就不是门槛很低的事情,普通人并不容易参与,如果实在想要入局,可以考虑游戏或者NBA球星卡这样的项目。如果是项目投资,则建议选择经过市场验证的成熟项目,相对风险会较小。


但他同时指出,因为绝大部分NFT的投资和交易是以虚拟币为介质的,因而天生就具有一定的技术门槛,这一门槛已经拦住了绝大部分圈外投资者的脚步。


初生的市场与未知的未来

业内公认,目前NFT还处于非常早期的发展阶段,但从业者和投资者普遍看好NFT的发展前景。


曹寅认为,目前业内还缺少对NFT市场规模的权威统计,我按照市值进行估算,目前整个市场规模在100亿到200亿美元左右,但未来还有非常巨大的增长空间,因为NFT的应用和市场前景还有极大的空间。如果按照NFT未来可以占到虚拟货币总市值的5%-10%计算,NFT市场规模可达3000亿美元左右。


但这一目标在多久的将来可以实现,没有人有答案。乃至在这个行业,真正的价值和发展方向,似乎也存在分歧。


在一些人看来,NFT与传统行业是分道而行的两列火车,也有一些人坚持,NFT乃至加密艺术的发展值得讨论的不是它与传统世界的“不同”,而是“相同”。


ArtGee CEO Felicia Che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就表示,作为专业机构,衡量一个加密艺术家价值所在的标准已经发生了变化,除了看艺术家的背景、专业,还要看艺术家本身是否会自我营销、在社交平台的影响力乃至情商。因为加密艺术与传统艺术不同,这是一个很透明的行业,你所有的交易、艺术作品、包括你发表的社交言论都一目了然,每个艺术家如果不会营销自己,那么未来的艺术价值可能就会很快达到瓶颈。艺术家和藏家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很多藏家会跟随艺术家入驻新的平台,具备了互联网时代的很多特征。


Daniel Chen则认为,NFT的发展最值得讨论的是如何在加密世界中映射实物艺术品、房地产等非标准化生产的产品的经济模式。其认为NFT在加密艺术中的比重被高估了,而“复制”传统古老行业的重要性被低估了。因此在他看来,最经典、最值得被深度探究的NFT项目是NBA Top Shot。NFT在其中的效应趋近于无,但它又确实是球星卡,而不是一种被强加在实物产品身上无关紧要的附庸。


作为仍在萌芽阶段的早期行业,伴随着这一轮虚拟货币的牛市行情,NFT得以飞速发展,并引发了更多人关注其存在的具体问题,如价格泡沫化与做市嫌疑,NFT销售的税收与监管,作品存储的真实永久性,铸造NFT的耗能与环保问题等等。但在业内看来,问题大多是操作性的,NFT未来可能承载的想象力还在继续蔓延。


孙伟表示,NFT只是区块链的一类重要应用案例,事实上还有一些长期来说影响也很大的案例也在密集蓄势,如去中心化的身份管理(DID),通证驱动的社区(包含DAO),稳定币支付等等。对比之下,NFT因其直接可感与相对可理解,更容易亲近大众,离消费市场更近,从而被越来越多舆论、从业者、投资机构所追逐。对从业者来说,有可能凝聚为一股持久的驱力,自下而上加速区块链技术基建和整体配套的成熟,这有别于此前几年公链/基础平台自上而下俯瞰式的建设——从真实市场直接带来的力量,经常会几倍于极客工程师们单纯的抽象思考。


但站在牛市往后看,也许这一轮行情尚未到顶点,未来的熊市也一定会来。在这个尚未经历全周期的新兴区块链分支行业来说,熊市之时,谁有价值,谁是裸泳,或许才有真正的答案。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侯潇怡 深圳报道


-END-

【合作联系】

??:iap110@126.com

WeChat:wenyilouzhang

星球市集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艺术收藏与投资

转载请注明:每日区块链-火币-OKEX-币安-比特币 » 解密NFT:看不懂的艺术收藏与投资新神话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