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涛:内地形成NFT艺术市场的可能性有多大?

admin 15℃ 0评论

3月11日,纽约佳士得以6934.63万美元网拍成交的NFT数字艺术品《每一天:最初的5000个日子》轰动了整个世界。一位名不见经传的画家作品一举进入了在世艺术家作品的第三高价。其他拍卖行随后也迅速跟进,蘇富比宣布4月份将拍卖艺术家PAK的NFT作品,富艺斯拍卖行也将于4月12日起网拍Mad DogJones的作品《REPLICATOR》。而且,各家都同意成交价和佣金用以太币付款。


两个月前艺术界、收藏界还闻所未闻的NFT瞬间成为了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当代艺术家们褒贬不一地看待着这一新生事物,传统收藏家们冷眼注视着事态的演变,内地拍卖行都在关注着市场的动态,北京永乐拍卖行已经开始咨询和调研内地NFT拍卖的可行性。


永乐文化创始人赵旭朋友圈转发古籍公众号此前报道文章


NFT加密艺术确实存在着许多优点。NFT加密可以防止艺术品作伪;区块链技术的记录方式,能确保NFT作品的所有交易价格和过程都会公开透明,可以让作者在其作品的后续交易中都能获得一定的成交分红;NFT的去中心化特点有助于那些年轻的、非主流的、个性化的艺术家进入市场;NFT艺术借助网络传播、交易和虚拟货币支付,其市场推广、交易、付款和交割都更加简便、高效。


未来,NFT加密艺术品会不会出现在内地的拍卖会上?NFT艺术市场的未来的规模化前景又会如何?


 

一.内地法律政策对形成NFT艺术市场的阻碍


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曾发布过一个《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公告指出,ICO(“首次币发行”的英文缩写,指首次募集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的行为)为非法金融活动,会严重扰乱金融秩序。公告责令所有境内数字货币交易所限期关闭,并停止新用户注册。央行随后采取手段“全面封杀”了国内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政府禁止交易的原因主要在于数字货币容易逃避监管,会滋生金融犯罪风险,金融风险远大于其创新价值。如今,虽然政府还没有将数字货币定性为非法,但很明显,内地已无法公开进行数字货币交易。


NFT被称为非同质化代币,主要植根于数字货币平台以太坊区块链之上。只要政府不开放数字货币领域,人们就无法利用以太坊平台公开进行艺术品的加密操作、交易和用以太币进行支付,这必然会影响NFT艺术品市场在内地的发展。而何时政府能够开放这一领域目前还是未知数。



另外,NFT加密艺术品在以太坊上盛行的一个重要理由在于其区块链技术的记录方式,可以确保交易价格和过程都公开透明,可以使得作者在其作品的所有成交中都获得收益,而不是只享受第一次卖出作品所有权时的收入。法律上把这种作者(或者其继承人、受馈赠人)对其艺术品原件的每一次转售而分享收益的权利叫作追续权。


2012年7月6日,国家版权局公布的我国《著作权法》修订草案第二稿第十二条第一款中,曾尝试增加一个新的“追续权”条款:“美术、摄影作品的原件或者文字、音乐作品的手稿首次转让后,作者或者其继承人、受遗赠人对原件或者手稿的所有人通过拍卖方式转售该原件或者手稿享有分享收益的权利,该权利不得转让或者放弃,其保护办法由国务院另行规定。”这一追续权概念的引入,曾引起法律界以及艺术品市场上的极大反响。笔者当时曾在雅昌“拍岸观澜”专栏上发表过针对这一条款的文章《<著作权法>中暂不适合增加“追续权”》。经过八年的反复论证研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20年11月11日通过了《著作权法》的修改文本,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自2021年6月1日起施行。笔者注意到,有关追续权内容没有写进这一新版《著作权法》。


也就是说,NFT加密艺术可以让艺术家享受追续权收益的优势,而得不到我国内地法律上的支持。如果NFT艺术品每次交易中的的卖家或买家不同意支付给作者追续收益时,艺术家是无可奈何的。这势必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艺术家进行NFT加密操作的积极性。


当今,随着互联网事业的高速发展,有关网络的各种法律法规和监管相对滞后。内地艺术品网络交易的诚信度远不如传统的线下市场。作为存在于虚拟空间里的新生事物的NFT艺术,在法律、监管滞后的环境下,人们能够普遍、放心地进行高价位的NFT艺术品网络交易吗?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吧!


 

二.NFT艺术挑战传统艺术市场的难度

    

由拍品的数量和价值上看,内地文物艺术品市场上多为古代、近现代书画和古董工艺品,当代书画和当代艺术品只占相对较小的比例。NFT最有操作意义的是那些艺术家还在世的当代艺术作品,而对于作者已经去世的古代、近现代作品和古董来说,由于难以找到作者或绝对的真伪认定者,NFT的加密就失去了实际意义。所以,NFT在高端艺术品拍卖市场上的作为十分有限。


一直以来,传统收藏圈里喜欢凭着目鉴和论证的方法去鉴别艺术品的真伪,研究价值和乐趣就在其过程中。同时,拍卖市场的竞价机制也能够将不同真伪品质的拍品以质论价,对精品、真品出价高,对那些真伪模棱两可和普品的竞价就会低。拍卖的优势就在这比较和竞争之中。如果NFT保证了拍品的真伪,则藏家和研究者就会失去研究的许多乐趣,艺术品拍卖存在的意义也会减弱很多。



藏家接受NFT的观念也需要时日。他们最初购买艺术品的目的是为了放在家里悬挂、摆设,或者对照名作观赏、学习和临摹,而NFT将艺术品仅呈现在电脑和手机屏幕上,人们对艺术品的装饰、学习的需求就不易实现了。


因此,未来内地形成NFT加密艺术市场的规模化交易的难度很大。


相关链接:


第三家!富艺斯拍卖宣布上拍NFT并接受虚拟货币付款


重磅!中国第三大拍行永乐即将推出NFT加密艺术拍卖专场!


孙宇晨会不会把毕加索的画烧了做成NFT?


冷军首幅NFT作品拍出40万


孙宇晨2000万美元拍得毕加索《戴项链的躺卧裸女》


贺玮:NFT艺术的“出圈儿”


陆蓉之:NFT浪潮里新时代的整策师新局


NFT加密艺术将带来艺术经纪制度的变革


不甘人后,苏富比将与神秘OG艺术家合作NFT拍卖


全球最贵的10幅NFT加密艺术品排行


6934.625万美元!世界最贵NFT拍品在佳士得落槌


李启威:NFT 的真正价值究竟是什么?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古籍

转载请注明:每日区块链-火币-OKEX-币安-比特币 » 季涛:内地形成NFT艺术市场的可能性有多大?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