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每一个韭菜的脑袋都是空心菜,币圈最牛逼的就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新概念,然后装进韭菜的脑子里,最后傻瓜进场接盘。钱从韭菜的口袋里,流到了大佬的口袋里。韭菜智商充值,财富完成收割,双赢的局面。

要用宗教来催眠他,他就心甘情愿交钱了: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说来也怪,鲁镇上奇奇怪怪的大佬就是那么层出不穷,人家比特鲨一天到晚高大上的理论层出不穷,那思维高度简直是币圈的苏格拉底了。

不要意思,我一天到晚都深沉: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这有天他家猫不见了。人常言:马中赤兔,人中吕布。别人家的猫都是阿猫阿狗地乱叫,他管自己猫叫苏格拉底。猫不见了可是大事,咋办呢?还是出去找找?月色迷人,一轮圆月倒映水中,恰似水中圆盘。

水中月不是天上月,凡人肉眼凡胎不识真假: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比特鲨忍不住喜欢,伸手去接月亮,可是水里的月亮反而没了,泛起阵阵涟漪。“妙哉妙哉!好春光啊,此刻我得吟诗一首!”比特鲨搜肠刮肚,人家王阳明龙场悟道,我这水中逐月思考不能比他差了:

“传统的金融思维,现金流是资产的第一生命力;互联网,更进一步,摆脱实际房产,进化到撮合交易即价值创造,平台价值大于平台上任何资产的价值;区块链更进一步,不要现金,不要具体功能,财富仓库的共识增加,就是创造价值的过程!”

比特鲨眼里的自己: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马里奥眼里的他: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捋捋胡须,比特鲨对自己的这番惊世之言颇为得意:“不愧是我,一语道破区块链本质!空中楼阁信的人多了,就如水中之月一般,就能卖出价值!”

得意中的比特鲨: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隐隐约约,寒风萧瑟,空气中似乎回荡着:天不生比特鲨,币圈万古如长夜。可轱辘你知道的,最喜欢附庸风雅,这个时候,怎么会没有他?

今夜有幸,鲁镇四大才子,来了两个: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不愧是比特鲨,至理名言,为兄补充一点,财富仓库正在走向主流!”轱辘也不遑多让,指着水中的月亮,轱辘信誓旦旦,豪情万丈:“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水中虽无物,识从眼中生!”两人对视,不禁哈哈大笑:“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耳!”

轱辘太不行了,真是胸无点墨啊: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这才是真正的艺术: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不愧是轱辘,当真是币圈的孙正义,见识卓绝!麻袋已装好,钱从天上来!”鲁镇人不管听不听得懂领导讲什么,随时准备接马屁。

可林子大了,啥鸟都有,鲁镇上偏偏还有几只喜欢怪叫的:“言之无物,轱辘啥时候拉你家key,难道你所说的财富仓库里容不下一个小小的鲁镇?”

“扫兴之极,我从来都不碰钱,我眼里没有钱,这些俗物!”轱辘本来是来谈风花雪月的,被人这么一搅和,嘴里嘀嘀咕咕:“我凭本事发的币,为什么要接盘?”众目睽睽之下,领导要保持神秘感,轱辘头也不回地溜了。

讨厌啦,人家感兴趣的是区块链,不要说拉盘: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可鲁镇人炸毛了,第二天江湖都在传轱辘时隔一月重出江湖的消息,人多嘴杂自然也传到了爷子党的教主——AP的耳朵,谁知他不屑一顾:“不过是逞口舌之利,我这边忙着发币才是大事,以后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不要来吵人家啦!”

发币才是正经事: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可轱辘毕竟说了点东西出来,作为大佬不出来说几句,底下人也不答应啊,沉吟片刻,AP有了主意,赋词一首:

“劝君莫学孔夫子,祖龙魂死秦犹在。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

轱辘装逼的时候,我在发币;

轱辘吃饭的时候,我在发币;

轱辘睡觉的时候,我还在发币!

只要我发的币够多,以后的生产力是谁的还说不定呢,少装逼,多拉盘才是实事!不说了,发币去!”

币圈的核心创新,懂不懂啊韭菜们: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可惜江笑儿没来,不然鲁镇四大才子就凑齐了: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爷子党拍手称绝:“不愧是我们老大!什么财富仓库就是狗屁,发币才是币圈的正经事!CX走起来!”

贫僧平生最恨的就是别人众目睽睽之下强行装逼,逮着了非骂他个狗血淋头不可,有那工夫水中捞月,拉盘不好吗?不说了,人家都赏月了,贫僧不能比他差了,捉太阳去。听说这鲁镇固若金汤,城外有条流傻河,江上人来人往,走,去看看热闹。

流傻河?贫僧咋听这名字还是有点意思的,走到江边,这石碑上的碑文果然是至理名言:铁打的鲁镇,流水的傻子。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难怪鲁镇的傻子多多,阳光下那江水微微泛着金光,鲁镇人逢人就说这流傻河是盘着的龙,流傻河的水包治百病。

哟,看起来还真傻: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贫僧最不信这般荒唐的言论,凑到江边瞧得仔细,那不是水中重金属多了,这东西喝多了容易智障的。

傻子太多,欢迎走进科学: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日出江花红胜火,水中的太阳圆又亮!”船夫靠着江边揽客。既来之则安之,到了贼船也照上不误。可谁能想到,鲁镇人也喜欢游山玩水,跟着贫僧上船就挤。这下好了,把人家小蜜蜂的钱包给弄丢了。

这小蜜蜂可不一般,人家是鲁镇大佬,贫僧以为他会跳水找东西,谁知他倒好,找了枝笔在船上做了个标记,然后催着大家快块出行。

币圈版吕氏春秋——小蜜蜂刻舟求剑: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鲁镇人倒替他着急了:“大姐,这样不好吧,现在不拿这过了地方,可就没找不到了?”

可人家小蜜蜂倒是云淡风轻:“四年前的大傻国选举,比特币走势和标普指数、道琼斯指数走势是这样的,四年后的今天会不会重复或者走这样的类似的走势?”小蜜蜂明显对自己能找到钱包信心十足,胸中韬略岂是凡人能够理解?他直接点名了:“马里奥说我杂而不精我是不服气的,不要说我的文章一如既往的风格了!”

理论走起来,只要你能圆回来: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可马里奥还是一副油盐不进地模样:“请问这位智障朋友,你想表达什么?”

这可把旁人急坏了,鲁镇的老韭菜拉着小蜜蜂就要跳水帮忙:“四年前和四年后,今时不同往日,要解决的矛盾不同,国内外的矛盾不一样,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任务,你啊,这不是刻舟求剑吗?”

可毕竟是吃流傻河的水长大的,鲁镇人的脑回路就是不一样:“写大傻国选举只能选一个的,考了90分的一定是作者,绝对的实力派!小蜜蜂的文理逻辑真是太严谨了!”

“一姐就是一姐,币圈和政选有一定的关系!学习了,感谢为我们普及选举的知识!看来这钱包找得到了!”鲁镇人拍马屁那是信手拈来。

小蜜蜂眼看众人如此抬爱自己,这下好了,压箱底的招数出来了:“我可不止做了一个记号,三点确定一个位置,懂不?三个记号才能确定钱包所在,我后来加了一个纳斯达克指数,这下三大指数凑齐了,比特币的走势有迹可循的!”

小蜜蜂的面目全非脚走起: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不愧是一姐,有了您做行船的舵手,轱辘五年之约何愁不起?”

但闻鲁镇马屁不绝: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都说鲁镇出奇才,百闻不如一见啊!”贫僧本来以为江湖上那些说江笑儿说的都是对的不过是鲁镇人为了撸币做的违心之言,这下好了,鲁镇人反智果然实锤。

贫僧也不和他们多嘴,只是看着这偌大的流傻河有点感慨:“今时不同往日,你永远踏不了相同的河流!”

真理越辩越明,还我漂漂拳走起:

《西游之鲁镇——思想装进韭菜脑袋,钱就进了自己口袋?(30)》

“这和尚,尽说些怪话,又不合群,我们还是找小蜜蜂吧,她说话可有趣了!”一路上,鲁镇人说说笑笑,谈的无非是赌徒暴富的故事。不去管他,贫僧只管睡觉。果然不出所料,船靠岸的时候,小蜜蜂沿着记号找了几遍,钱包真的没找到,急得满头大汗。理论逻辑再严谨,不下场游泳是不知道江河湖泊的深浅的。

到了岸上,贫僧坐船乏了,就近找了个茶馆喝茶。可这也不让人清净,耳边苍蝇嗡嗡地叫,瞄了一下,可不就是币圈头头绘声绘色地谈5个月饭了35倍的独家秘笈。

自己又不懂交易,还要教人发财。可偏偏鲁镇人还信这一套。币圈人啊,走得太急,把常识都落路上了。天天都有财富密码?你不知道利润的来源,那你就是被撸的羊!

这说的是币圈吗?好像也不是?

—-

编译者/作者:大音希声

玩币族申明:玩币族作为开放的资讯翻译/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玩币族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